安西教练

老年小学生。

[乌葛] 骤雨

//小学生文笔。OOC慎。
//现代paro
//狗血(x

---------

突如其来的骤雨,降临在夜与昼的交界。 
雨在空落的街上肆意恣睢着。
世界坠入雨的帝国,得势的国王狂傲地笑着,试图清除所有侵入者。
葛力姆乔低声咒骂了一句,随即从屋檐下离开,大步跑向前去。青蓝的身影撕开沉厚的雨幕,如同闪电般迅猛。
他冲到公司楼下,扯直了被淋得湿透的衬衫,狠狠瞪了眼仍旧混沌阴冷的世界。
“嘁,真该死”

-
葛力姆乔原本没有回公司的计划。
公司的老对手消沉了好几年,这一阵子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疯狂推出新产品,连带着他的工作量也急剧增大。
他出差一周,一天耗在飞机上看文件,两天和一名橘发青年互相伤害,连着三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过一觉。知心大老板蓝染主动提出让他休假。

所以下飞机时葛力姆乔心情难得的愉快。
只要把文件扔到办公室里,接下去的事就不是他管的了。

然而现在,他开始质疑愉快的正确性。

-

凌晨3:46。
葛力姆乔推开门,呼吸声混杂着雨水的气息瞬间蔓延了整个办公室。
室内并非是漆黑一片,有一处仍亮着微弱的光。
走近点看,还有个瘦削的身影在角落里盯着他,小脸被屏幕荧光映得像鬼一样。

.......
乌尔奇奥拉?

他有点惊讶,却在一瞬又变为奇怪与不满——这个白痴怎么对公司这么死心塌地??
然而此刻占据他心头的更多的是疲劳,他有点莫名的头晕。
最后他只是啧了一声,放好东西准备离开。

-

“雨一时停不了了...葛力姆乔。你怎么回家?”

准备带上门的时候,他才发现乌尔奇奥拉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了。对方注视着窗外的雨景,事实上是注视着玻璃窗反射的人像。

半湿的贴身衣物隐隐勾勒出葛力姆乔的肌肉轮廓,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。他青蓝色的发又仿若幽火,在黯淡的夜中若隐若现。

“阿?关你什么事?”

“你家很远,我也是。”

“哈?你有什么提议?”

乌尔奇奥拉低下头去。他似乎沉思了许久,在进电梯的那一刹那,突然抬起头。

“去宾馆吧。我们,...两个。”

-
葛力姆乔发誓,如果不是自己太困了——而非那双祖母绿的眼瞳只映着他时太过摄人心魄,他死也不会同意这个提案。
当服务员看着他们两个人暧昧地笑了一下时,他简直想把身边的小个子扔到雨里。

“我还有点事要处理。”

感受到对方的怒视,乌尔奇奥拉带着有些蹦哒的步伐坐到桌前,向对方自然地挥了挥手。

“先去洗澡吧?”

-

乌尔奇奥拉觉得环境有些吵。
他皱着眉松了松耳机线。
先是塑料瓶敲击地面的声音,再是有些慌乱的指尖划过玻璃的不和谐噪音,和接踵而来的,肉体与玻璃的碰撞声。

随后短暂被掩盖过的水声又开始流淌。

乌尔奇奥拉一把扯下耳机,暂且没有理会闪动的对话框。水流声静静地持续着,不再有变化。
他犹豫了一下,喊了一声葛力姆乔的名字。
那句话空落落地在房间内回荡着。

乌尔奇奥拉毫无迟疑地冲进浴室。
葛力姆乔单手握着扶手,倚靠在浴室的玻璃门上。他的眼紧闭着,淡蓝的发丝贴在脸侧,水珠无声而缓慢地滑落。
乌尔奇奥拉愣了一下。
他早就意识到对方最近很疲劳——当看见对方顶着黑眼圈大半夜回公司的时候,他就确认了这一点。但他还从未见过对方这么脆弱的样子。
这反差出乎意料地有趣。

乌尔奇奥拉有点艰难地把比他高一个头的青年从浴室挪了出来。
葛力姆乔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物传到他身上。精壮的胸肌贴着他的手臂。
他的耳畔传来不平稳的呼吸声,带着偏高的温度。
水雾慢慢扩散开去,侵润了他偏凉的衬衫。

乌尔奇奥拉眨了眨眼睛。
他觉得此时应该给对方穿上点什么。
对他来说完全没关系,只是为了防止对方醒来后因害羞而暴怒。
...害羞?
他偏着头想象了一下。
下一秒他的脸渐渐泛红。在深呼吸之后,他决定把它加入愿望单。

然而眼下正事更加重要。
他有些吃力地把葛力姆乔拖到床上,塞进宽大的浴袍里。他扯出压好造型的被子抖了抖,铺在对方身上,然后在对方头上放了一瓶冰牛奶。

乌尔奇奥拉盯着葛力姆乔看了一会儿,转身走向电脑前。
他走到一半又突然折回床前。
“葛力姆乔。...”
“晚安。”

-
窗外的天色渐渐明亮了起来。

葛力姆乔在晨曦的轻语中醒来。
他揉了揉眼睛。
一瓶牛奶从额头上掉下来,翻滚了几下趴在床上不动了。

他有些迷茫地撑起身体,试图回想昨天发生了什么。
然后他发现右下方的视野里有一片黑色。

他掀开被子一看,乌尔奇奥拉把头埋在被子里睡过去了。

“喂,你他妈为什么在老子床上??别告诉我你从另一张床上掉下来了?”

“唔嗯...?...呼...葛力。”
“这是救你命的回报。”
“而且还不够,远远...”

被揪起领子的乌尔奇奥拉定定地直视着对方,面无表情却稍显无辜地打了个哈欠。

他眼中那一潭苍碧的湖水 在阳光下耀起金光。

评论(7)
热度(14)

© 安西教练 | Powered by LOFTER